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C反应蛋白联合这几种标志物,可以更好地预测慢阻肺!

2021-02-23 00:00:01医学界
核心提示:寻找临床适用的生物标志物,以更好地筛选和诊断COPD,监测疾病活动和进展情况,可为患者的治疗提供良好指导。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COPD)是呼吸系统的常见疾病之一,目前肺功能仍是诊断和评估COPD的重要手段,但部分病情严重者不能进行肺功能检查,而年长、听力障碍等患者可能也会出现不配合检查的情况。生物学标志物可以从血液、痰液及肺泡灌洗液中获取,但是从操作难度、经济、检出率等方面来说,血液中的生物学标志物更具有优势[1]。

目前较为常见的标志物有C反应蛋白(CRP)、红细胞分布宽度、尿酸、维生素D,通过监测这些生物标志物,可预测疾病严重程度和预后,为临床治疗提供指导意义。在此特进行整理,供读者参考。

01 CRP

CRP是一个由5个亚单位组成的环状五聚体,可由白细胞介素-6、白细胞介素-1、肿瘤坏死因子刺激肝脏细胞合成,极少部分由肾脏、内皮细胞、单核细胞、血管平滑肌细胞产生,是机体在受损、感染等出现的一种非特异性反应指标,是机体非特异性免疫的一部分。

CRP水平一般在感染后的几分钟即可测量,36 h后达到峰值,目前广泛用于临床。CRP一方面可以指导COPD急性加重时的抗生素治疗,也可以评估COPD患者的严重程度及死亡风险。约50%的COPD患者每年出现≥1次急性加重,需要使用糖皮质激素或抗生素或两者联合治疗。

CRP不仅与患者的死亡风险增加相关,还与患病严重程度相关。研究显示,无论是在稳定期还是急性加重期,CRP水平越高,CAT评分越高,两者呈正相关[2,3]。CAT评分(从咳嗽、咳痰、喘息、精力及睡眠等方面进行评估)是评估患者病情严重程度的常用评分,其分数越高,病情越严重。CRP水平与咳嗽、咳痰、喘息等相关。稳定期COPD患者CRP的水平也升高,推测可能是慢性炎症和长期缺氧等导致。

目前临床对于COPD患者是否需要使用抗生素主要根据痰量变化、痰液颜色等提示炎症感染的临床症状为准,但是在治疗中,特别是门诊治疗中,可能存在患者及家属叙述不清的情况,易造成抗生素使用率增加。结合临床症状和CRP检测有助于提出科学、合理的治疗方案,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

COPD患者常合并糖尿病、动脉粥样硬化、脑梗死、急性心肌梗死、心力衰竭等,均可以增加患者的死亡风险。因此,住院过程中可对COPD患者的CRP水平进行动态关注,对于升高者予以更多重视。

02 RDW

红细胞分布宽度(RDW)是一个常规的实验室参数,最早用于贫血的判断,主要反映红细胞体积的异质性,数值越小表示红细胞体积更加相近,数值越大则表示红细胞体积差异越大,存在某种病理改变可导致RDW升高。

研究显示,RDW随着COPD严重程度的增加而增加,是COPD的独立危险因素,且COPD急性加重期患者RDW的水平高于稳定期患者[4]。在COPD患者中,RDW升高组(RDW>13.7%)1年内死亡风险较RDW较低组(RDW<13.7%)增加,其可能是预测患者1年内死亡的重要生物学标志物[5,6]。

COPD患者由于缺氧、氧化应激及炎症等导致血管收缩、血管壁重构,进而使红细胞通过毛细血管壁时出现受损,导致红细胞寿命异常,引起红细胞异质性增加,导致RDW增加。对于COPD患者,可通过关注RDW水平的变化评估患者病情的严重程度。红细胞寿命较长,可提示患者在一段时间的病情严重程度,相较其他生物学标志物具有一定优势。RDW与炎症标志物CRP呈正相关,可以联合检测评估COPD的严重程度。

03 尿酸

尿酸是嘌呤核苷酸在多种物质作用下分解后的终极产物,一般经由肾脏排出体外。尿酸存在于上下呼吸道的上皮细胞衬液,是构成呼吸道的第一道防线,不仅有抗氧化作用,也具有促炎作用。血尿酸水平的下降可能与降尿酸药物的使用、急性感染等有关。

与健康人相比,COPD患者血尿酸水平明显升高。从不吸烟的COPD患者血尿酸水平高于从不吸烟的非COPD患者,提示在非吸烟人群中,如果出现尿酸水平升高,在排除其他影响尿酸水平的因素外,应注意COPD的可能及风险。

高尿酸血症是30 d死亡的独立危险因素,也是使用呼吸机和进入重症监护病房的危险因素。高尿酸血症还与呼吸道症状、肺功能下降以及COPD加重风险增加相关,但遗传导致的高尿酸血症与上述无关。

尿酸与COPD的关系复杂,高尿酸血症也可能是由患者的饮食、遗传基因及药物等引起,因而用尿酸评估COPD病情的干扰因素太多,导致应用受限,但其联合多种生物学标志物共同判断患者病情的严重程度具有可取性。

04 维生素D

维生素D是生命必需的脂溶性维生素之一,人体内的维生素D主要由自身合成或从食物中获取。维生素D在调节人体钙水平方面起重要作用,特别是在骨骼和肌肉健康方面;其在免疫调节和抗感染方面也起重要作用。

维生素D主要通过维生素D受体、维生素D代谢酶以及大部分免疫细胞(主要包括巨噬细胞、中性粒细胞、T细胞、B细胞以及树突状细胞等)中的CYP27B1酶等影响免疫系统。气道上皮细胞和肺免疫细胞也表达维生素D受体,且肺中也有CYP27B1酶,可导致25-羟维生素D活化,提示维生素D在肺免疫调节中的作用,因而可将维生素D作为药物用于COPD的预防或治疗。

COPD导致维生素D缺乏的因素有很多,包括年龄较大、应用糖皮质激素、营养不良及阳光照射减少等。COPD患者常合并维生素D缺乏,且缺乏程度与COPD严重程度呈正相关。维生素D缺乏与较低的肺功能、肺功能下降及较高的COPD风险相关。

一般维生素D<25 mmol/L时,补充维生素D能够降低COPD患者中或重度加重的风险及严重程度,但不能延长下次急性加重的时间。对于维生素D水平较低的COPD患者,在秋冬季补充维生素D能降低患者肺部感染的发生率,也能降低中重度加重的风险。

结语

COPD是一种具有肺外表现、复杂的慢性肺部疾病,其患病率和病死率居高不下。寻找临床适用的生物标志物,以更好地筛选和诊断COPD,监测疾病活动和进展情况,可为患者的治疗提供良好指导,是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7]。COPD发病机制的复杂性,导致COPD具有多种表现,因此寻找一个特异性高的生物标志物较为困难。

目前研究较多的为CRP、RDW、尿酸、维生素D,但其均缺乏特异性,不能很好地反映COPD患者的情况。几丁质酶样蛋白-40属于哺乳动物几丁质酶样蛋白家族,与几丁质结合,具有较高的特异性,但缺乏几丁质酶的降解活性。在COPD患者中嗜酸粒细胞升高也很常见,但其与COPD的关系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此外,中性白细胞弹性蛋白酶、IL-2等也与COPD相关,但均缺乏特异性[8]。未来需继续研究与COPD风险、疾病严重程度、最佳治疗方案、预后等相关、特异性和敏感性均较高的生物标志物,以期更好地用于COPD的诊断与治疗。

参考资料:

[1]郝倩文,张薇,孙美琪,周果,伍慧杰.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生物学标志物的研究进展[J].医学综述,2021,27(02):264-268.

[2]Lin TL,Chen WW,Ding ZR,et al.Correlations between serum amyloid A,C-reactive protein and clinical indices of patients with acutely exacerbated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J].J Clin Lab Anal,2019,33(4).

[3]Kang HK,Kim K,Lee H,et al.COPD assessment test score and serum C-reactive protein levels in stable COPD patients[J].Int J Chron Obstruct Pulmon Dis,2016,11:3137-3143.

[4]Kalemci S,Akin F,Sarihan A,et al.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ematological parameters and the severity level of chronic obstructive lung disease[J].Pol Arch Intern Med,2018,128(3):171-177.

[5]胡琼英,艾承锦,张爽,等.C反应蛋白和红细胞分布宽度联合早期诊断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价值[J].实用医学杂志,2016,32(23):3803-3806.

[6]Hu GP,Zhou YM,Wu ZL,et al.Red blood cell distribution width is an independent predictor of mortality for an acute exacerbation of COPD[J].Int J Tuberc Lung Dis,2019,23(7):817-823

[7]张永红,谢新明,李满祥.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生物学标志物的研究进展[J].中华肺部疾病杂志(电子版),2013,6(03):284-288.

[8]刘蕾,李宇航.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相关生物学标志物研究进展[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0,28(09):1857-1861.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
举报/反馈
链接地址:*
举报内容问题:*请选择举报类型
原创文章链接:
其他理由:
更多问题及建议:
联系方式: